加载中...

机床短租厂商(车床租赁怎么收费)

机床短租厂商(车床租赁怎么收费)

经济观察报 记者 钱玉娟 “北有中关村,南有华强北。”这句话背后,有太多创业者的故事,其中就包括胡祚雄。

虽然是材料学专业出身,胡祚雄却一头扎进IT行业创业,一干就是17年。这位凌雄技术(深圳)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凌雄技术”)的创始人,从当年的华强北三尺柜台里走出,带领团队逐步将业务覆盖至全国。

凌雄技术从二手电脑组装与批发销售做起,后转为提供电脑租赁业务,得益于胡祚雄较早地捕捉到了IT办公设备租赁市场的潜力机遇。在转型推出小熊U租品牌后,中国互联网企业TOP100榜单中近96%的企业,都成为了胡祚雄的B端客户。

市场规模效应下,小熊U租还深受资本青睐。在过去的3年时间里,完成了8轮融资,背后的股东既有腾讯、京东、联想等巨头的身影,还不乏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、财政部旗下新兴产业基金等政府基金注资。

如今的小熊U租,虽是深圳一家年营收破10亿元规模的龙头企业,但胡祚雄有更为长期的规划:不单单做国内IT办公设备运营行业的弄潮儿,还要凭借全生命周期的闭环服务模式,为客户企业“减负”,让它们更为高效地实现轻松办公。

创业选择

上世纪90年代末大学毕业后,胡祚雄进入了湖南老家的一个国营事业单位。在体制内工作稳定的他,得知几个“北漂”的同学在中关村做电脑销售生意,风生水起。

在萌生了下海经商的念头后,胡祚雄将目的地选在了深圳。

尽管已经是千禧年后,“进深圳还得办边防证。”尽管南下有太多的未知和不确定性,但胡祚雄没犹豫,背着行囊就来到了华强北,自此,人生轨迹发生变化。

成为一名“深圳客”三年后,胡祚雄于2004年创建了凌雄技术,在华强北专门做电脑设备的组装和批发销售生意。

在赚得了创业的“第一桶金”后,胡祚雄没止步于此,他将柜台、资源等复制到了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武汉等几个大城市,“北京铺了两个,上海有四个”。

也是偶然的机会,一个来深圳参加2006年高交会的企业客户,找到胡祚雄,“小公司,需要十几台电脑,也就会议前后共一周时间。”

没做过租赁生意的胡祚雄,算了一笔账:客户只要花5万块钱的押金把电脑租下来,一周后原封不动地还回来时,退还押金后只需支付5000块钱的租金。“我可以把电脑拿去批发卖掉,还没什么损失,客户也觉得划算。”

自这次生意后,大约两年时间里,胡祚雄收到不少要参与会议的客户发出电脑短租的需求。“像361或美特斯邦威这样的鞋服类品牌,要举办经销商订货会,就会有临时的设备租赁需求。”胡祚雄将时间点拉回至2008年,彼时的凌雄技术在全国的二手电脑组装、批发销售领域,已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,但在客户对电脑短期租赁的需求驱动下,胡祚雄决定向IT办公设备租赁市场进行业务转型。

要知道,当时国内并没有太多人看好IT办公设备租赁,能发展成为一条长期且稳定的赛道,胡祚雄能坚定下来,得益于一次美国之行。

2013年,胡祚雄应IBM邀请前去美国考察。当时令他惊讶的是,不只是IBM、谷歌这样的全球互联网巨头企业,包括富国银行、可口可乐这样的金融、消费服务型大企业,它们的IT办公设备都采用的是租赁方式。“这一模式在美国的市场占有率竟高达超50%。”不仅如此,胡祚雄调研发现,该模式在欧洲的市场渗透率甚至超过了60%,与之相比,国内的办公设备租赁市场则刚起步,多是中小型企业或创业公司因融资难、融资贵等问题,需求IT设备租赁。“国内市场的整体渗透率仅为5%左右。”胡祚雄都能想象得到,未来IT设备租赁模式会有很大的市场拓展空间,并且,比会议场景下的短租需求,更具规模和发展潜力的,正是长租所面向的办公租赁市场。

产业闭环

在凌雄技术步入租赁行业时,胡祚雄身后已有一支近百人的团队,常年与电脑设备打交道,让他们对机器的残损价值,有核定能力且形成了一定的标准。

胡祚雄告诉记者,转型后从不担心客户提出的临时短租需求,只是,在服务场景中,团队是否提前做好风险防控,他踩过“坑”。

分享起“过去做短租业务时犯下的错误”,与凌雄技术在行业里首创的“免押金租赁”规矩脱不开关系。这本是一个利好,却让一位广州的客户钻了空子。“他租赁了几百台电脑,100元/台/月,一个月下来大概3万块钱。”胡祚雄讲述,这个客户在后来不断要求增加设备,租金照样按月付,等到期后才发现,“客户把电脑租过去后,转手卖掉了。”

风险最终由凌雄技术承担。当时,国内风控体系不完备,企业资料、数据也并不像现在,可以通过相关企业信息查询平台获得。前车之鉴,在与客户达成合作前,胡祚雄和团队多会对企业的真实规模、需求量级做考察和比较。

对于凌雄技术的未来发展,胡祚雄认为最紧迫和必要的便是,投入资源、力量,成立了专门的风控部门,“死磕风控。”令他欣慰的是,集中大量的数据和模型,团队建立了一个智能风控的公共体系,“坏账率几乎不到1%,提出需求合作的企业,几乎能做到秒批授信。”

在胡祚雄看来,这也是如今小熊U租,可以成为国家中小企业公共示范平台的关键所在。

团队投石问路,摸索前行下,品牌也在进化。2013年,意识到“分时租赁”的规模有限,胡祚雄决定将业务拓宽至长租,后以小熊U租的品牌形象全面打向了市场,服务覆盖的企业客户也从中小型企业,逐步扩至阿里、腾讯、京东等巨头。

不过,客户并不只是有租赁的需求,“有时找我合作,是希望我帮他们收走电脑。”胡祚雄以某世界500为例,小熊U租回收电脑设备后,对方又提出了手机和平板设备的租赁需求。

于是,为了拓宽业务产业链,凌雄技术在2017年成立了回收公司小熊U享,在与二手行业合作的基础上,自身也涉足电脑回收业务。同时,在IT办公设备品类上,也做到了全品类覆盖。

这样一来,胡祚雄与团队直接围绕企业日常办公场景,构建起了一个“租赁+回收”的闭环服务模式。

另外,针对企业运营中存在的技术服务响应缓慢、办公设备效率低下、资产闲置灵活性差等痛点,小熊U租还会协同旗下的小熊U服、小熊U管家等提供技术服务、资产管理的SaaS服务等覆盖全生命周期的解决方案。

据胡祚雄介绍,小熊U租还可以对客户进行智能选型、反向定制等设备优化。“像针对客户的财务部门,电脑的数字键残损率高,我们在供应时就可以对数字键盘加以升级或高要求。”

在PC厂商中领跑的联想,曾给小熊U租如下定位——“一个最大的客户,一个最好的合作伙伴。”胡祚雄对此的理解是,当联想将电脑卖给小熊U租,设备便成为后者的资产。“当小熊U租将设备租出去运营时,也会让企业客户快速地去使用和更新设备,这就让我们与PC厂商间形成了一定的合作关系。”

长期主义

经历了一个月的等待,经济观察报记者在12月初采访到了胡祚雄。他在此之前,一直忙着与团队在华中总部举行的2021年年终战略总结大会。

为期一周的封闭讨论中,除了交出小熊U租过去一年的“成绩单”。胡祚雄还看重,“团队要在这一次会上弄清楚2022年的规划,甚至未来3-5年的规划。”他认为在做好纠正和调整后,接下来的重点便是战略落实和抓地部署。

在胡祚雄的创业理念里,“长期主义”是必须坚持的。他告诉记者,自凌雄技术闯入租赁行业,到小熊U租在IT办公设备运营的赛道上领跑多年,竞争对手丛生,但在产业的优胜劣汰下,退出者也众多。

“有很多人,倒在难以形成规模化,以及全产业链闭环的构建难题上。”胡祚雄还透露,也有同业最后毁于运营能力的欠缺。

面对整个IT服务市场上万亿的规模诱惑,胡祚雄觉得,要想进去“掘金”,团队必须要形成竞争力。在优化服务和解决方案的过程中,经历时间考验。期间,既要实现技术能力和模式的创新,“最艰难的一关是风控”。

诚然,国内IT办公设备运营行业日趋壮大,各参与者的终极目标,都是让企业客户轻资产。但对于“轻”的理解,胡祚雄认为,应该包括两方面:既让企业办公没有钱的困扰,还要在服务上做到轻松。

在践行上述愿景时,小熊U租虽然一直处于盈利状态,还是会因为变得愈发“重”了,而让内部存在资金压力。

“每买一台设备,租金之外,两年多才能收回成本。”胡祚雄坦陈,团队也能像“滚雪球”一样慢慢地做。但在战略大方向下,要实现更快发展,融资便是必须要做的事。

从2018年以“股权融资+债权融资”的方式找到投资方后,至今3年时间里,小熊U租接连拿下了8轮融资。

利润不错,为何还要频频融资呢?胡祚雄的答案落在了服务需求上。当钱袋子变得丰沛,团队才可以大胆、快速地“上规模”,以及从内到外推进数字化转型。

除了智慧化服务企业客户,小熊U租也曾借助SAP这样的外部服务商,来实现自身的数字化。此外,胡祚雄还不忘补充在互联网、数字化方面,具备优势能力的高端人才。

技术高管的加入,让小熊U租进一步弥补短板,驱动自身的转型落地。胡祚雄透露,内部曾用了大半年时间,来打破过去传统的经营与管理方式,让员工接受内部组织的数字化变革,同时完成商城平台、租赁业务账单等系统的“线上化”建设,以及整体基础架构的全面上云。

今年9月,在工信部发布的第三批专精特新“小巨人”企业名单中,小熊U租在列。在胡祚雄看来,这份荣誉是对团队“专注”于IT办公设备运营行业,深耕十余载的一种肯定。

当然,对于企业的定位和战略发展,胡祚雄认为,方向既清晰又准确,就是坚持长期主义,聚焦于我国IT办公设备运营产业,去进行商业模式和服务的多维度创新。他认为,这不只是利好小熊U租,包括被服务的企业客户,“脚下的路,都会走得更踏实稳健一点”。